编者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为中国经济释放了巨大活力,推动了三十余年持续高增长。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如何避免政府监管越位、失位,构建高效创新的市场规制和监管机制,成为新时期的重要课题。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教授提出的新规制理论,为纠正政府和市场的双重失灵,打开阻碍市场效率的制度通道,提出了一套全新的研究思路;对如何提升规制效率和效果,使资源配置达到最优状态,社会福利实现最大化提出了一些观点和意见。这一理论使其荣获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对我国转变政府规制方式,运用激励性规制,实现对政府的有效约束,解决信息不对称导致的传统规制成本高、效率低问题提供了借鉴。现将相关观点摘编如下,供参阅。

梯若尔新规制理论

市场规制,一般指政府运用公共权力,介入、干预社会经济生活,依法对市场主体的相关市场行为进行积极引导或制约。其主要任务是治理市场失灵,目的是维护市场规范运转的有序、公正与高效。

新规制理论,是法国经济学家让·梯若尔在规制经济学视角下的理论创新。其主要特点是,将激励引入到规制问题的分析中,将规制当作一个最优机制设计问题,分析规制双方的行为和最优权衡。相对传统规制理论而言,梯若尔充分考虑了规制过程中存在的成本、市场需求、收益、技术等方面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强调信息约束及委托代理博弈,从而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

国内有学者指出,市场规制同市场监管在词意上虽然有相似的内涵,都是指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行为,但相比而言,规制强调事后管理,更注重法律规范的约束,更加关注干预结果。从法学角度看,市场规制是公权力对个体自由的适度干预。政府以最终实施效果为导向,通过制定相关法律、政策,将行政行为对相对人的影响或损害限制在目标范围内,从而引导并促进市场机制高效运行。从经济学角度看,市场规制是政府对市场失灵的修正。政府为了避免个体逐利行为对整体经济秩序构成损害,通过相关政策手段平衡个人与公共利益,从而保护市场机制的有效发挥,促进经济繁荣发展。

梯若尔新规制理论自提出以来,已逐渐受到发达国家政府的关注,并在政策实践中得到回应。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是经济学中一个永恒的议题,政府干预的范围和深度问题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梯若尔提出的有效激励理论为纠正政府失灵市场失灵的双重现象提供了思路,打开了阻碍市场效率的制度黑箱。这一理论为欧美实施的规制改革提供了理论支持。

梯若尔新规制理论几个重要观点

当前,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现阶段,我国经济改革主要面临的问题仍然是政府的干预过多,有的领域过度管制形成产业垄断和管制壁垒,有的领域又存在管制无为造成无序竞争,影响和制约了经济社会发展。

在梯若尔新规制理论启示下,国内学者认为,在改革的顶层设计中对制度、政策和监督措施蕴含的激励机制进行梳理,可以破解政府规制的难题,从而提高市场效率,解决政商合谋、市场规制成本高、垄断规制效率低等方面的问题。

一是防范政商合谋。产业组织和公共组织之间的合谋问题,是导致改革失败、市场失灵的根源,也是制度破坏、政策抵制和改革阻碍的重要形式。世界各国都存在个人在公共组织和企业中转换任职,产生裙带关系牟取私利的现象。权力对资本的支配力,也使私人企业倾向于寻求公权力庇护。税收征管、政府采购、公共投资、转移支付等领域都是合谋问题的高发区。梯若尔新规制理论认为,合谋问题会损害改革红利,要阻止合谋现象的发生,避免由此带来的效率损失,最好的方法是在市场规则中设计有效的激励安排。例如,可以加强企业信誉机制建设,建立信用激励制度,协助遵纪守法的企业积累信用价值,从而使信用良好的企业能以较低的代价取得更大的收益,进而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和经济规则的有效性。

二是降低市场规制成本。市场的复杂性、不确定性意味着政府无法在事前做出完全准确的判断,也不能确保实施的政策完全得当和有效。这样形成的自由裁量空间,是影响市场规制成效的重要因素。梯若尔提出,市场规制应当通过市场化的利益导向,建立设计完善的激励机制,使市场主体追逐利益的行为始终不偏离政府的监管目标,从而矫正市场的错误。政府对市场的规制,不应该只针对各类具体行为积极立法立规,而应在已有的制度框架内,运用市场化力量实现政策导向,这样的效果会更好,市场规制运行的成本也最低。例如,对虚假广告宣传行为,除了单纯的行政查处外,还要加强社会监督,让虚假广告的实施方对竞争对手、消费者等利益相关方进行补偿,在加大违法成本的同时减少规制运行的阻力,降低整体运作成本。

三是化解信息不对称问题。梯若尔新规制理论还关注了规制者和被规制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由于规制部门无法掌握市场主体详细的技术状况、成本和经营行为等信息,从而存在信息不对称问题。这种信息不对称在垄断规制中产生的障碍更为显著。为了降低信息不完全的规制风险,市场规制者应加重市场主体伪造、不公开信息的成本,同时将价格调控、扶持政策等行政措施与企业的信息公开程度挂钩,利用经济利益激励企业显示自身成本、效率等信息。政府部门要“用市场的办法解决市场的问题”思路设计制度,使市场主体自觉选择适当的生产经营方式,在实现自身利润最大化的同时,服从规制政策目标要求。例如,在反垄断规制方面,要限制行政力量介入垄断,让企业积极发挥规模效益,同时还要促进竞争。政府应当根据各类产业、行业研发成本、进入门槛、竞争模式和激烈程度等特性,把维护良性竞争、激发垄断企业持续创新作为规制目标设计激励机制。

新规制理论对完善我国市场监管的启示

学界认为,借鉴梯若尔新规制理论,制定适合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有效激励政策,发展适应中国体制的规制理论和规制实践,对于破解政府规制难题,实现政府“看得见的手”和市场“看不见的手”协同运作,助力中国经济改革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是引入规制成本收益分析,实现资源最优配置。政府规制涉及整个社会利益的调整和社会福利的得失,因此规制政策的出台,尤其是具有重要影响的规制政策,都应事先进行成本收益分析。当前,政府对规制成本收益亟须构建综合性的指标体系,并建立健全规制绩效评估体系,将成本收益分析纳入规制政策制定过程,使之程序化、规范化。在此基础上,对规制政策制定和调整作出科学判断,以逐步降低规制成本,提高规制效益。

二是转变政府规制思路,积极运用激励性措施。规制方式直接影响规制绩效。我国政府传统规制方式存在执法、守法成本高,导致效率低、社会福利损失大问题。因此,必须创新规制方式,更多采用激励性手段,实现社会资源优化配置和公共福利的最大化。在经济性规制领域,政府应重点针对信息不对称问题和合谋现象,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结合产业特点,综合运用提高企业激励水平的规制措施。在政策导向上,积极引导企业提高经营效率,使企业合规带来的收益远大于违规的收益,从而改善规制效果。

三是强化有效规制,实现对政府的合理约束。规制创新还要有效约束政府,保证其处于中立地位。为防止政府规制失灵,应强化对规制者的约束,构建以资源有效配置和社会福利最大化为规制目标和行为准则的规范体系。在规制权限上,明确各级政府的权限分工,增强政府作为规制者的独立性;强化法制建设,在法律架构内制定相关规制政策,实现政府规制的法制化、透明化,做到政府和市场主体之间的良性互动,真正实现有效市场有效政府

(综合整理自新华网、人民论坛、《法制与经济》、《中国金融》、《经济参考报》、《东方早报》、《浙江社会科学》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