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构建“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的思考

 

构建“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的现实意义

顺应政治体制改革新形势 有助于提高行政效能

    浙江省去年开始启动大范围食品药品监管体制和大市场监管体制改革,县级层面成立市场监督管理局,有机合并相关职能,减少管理环节和层次,避免职能交叉和相互扯皮,实现人员、资源、职能和相关数据的大融合。大市场监管部门的成立,带来上百项职能、十几项许可项目和多项确权项目的合并,“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借助互联网无边界优势,可有效推动各类登记数据和监管资料的整合、公开和共享,有利于合理分配监管人力资源,降低行政成本,有利于科学制定和调整监管制度,有利于监管部门的大数据与国家层面大数据进行有效对接,建立各部门间的协同联动机制,提升政府监管市场的整体效能,从而破解市场监管的诸多难题。

顺应商事制度改革新形势 有助于提高监管效率

    商事制度改革实施以来,全国自上而下大力推进,进一步简化证照办理流程,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激发创业热情。“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的构建,一方面,在证照办理程序上能依托计算机网络实行“全流程、全业务、无纸化”网上登记模式,企业可以远程使用身份证识别系统进行电子签名,通过全流程无纸化网上商事登记系统提交登记申请,通过共享或者其他监管部门定向发送生成信息实现信息融合,打破区域限制,可以帮助创业者足不出户办理证照的相关手续,有效解决股东异地签名问题,大大提高商事主体活跃度;另一方面,商事制度改革在“宽进”的同时要求“严管”,面对井喷式增长的市场主体带来的海量监管信息,改革传统的眼看、鼻闻、手摸、嘴问的“感观监管”模式和老习惯、老套路、老方法的“经验监管”模式势在必行,“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借助互联网技术,利用大数据资源下的市场主体登记及行为信息,构筑“信息主导监管”的格局,对市场主体总体发展情况和新增市场主体的经营状况进行系统监测和分析,有利于实现对“宽进”后市场主体的科学化、精细化长效监管。

顺应信用体系建设新形势 有助于市场主体信用监管智能化

    2014年,国务院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明确到2020年,基本建成以信用信息资源共享为基础的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当前,各地市场监管部门都在加快企业信用体系建设。企业信用体系的构建以互联网技术和大数据分析为基础,通过构建信息管理平台,促进企业相关数据的互通和共享,实现市场主体信用监管的智能化。“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以计算机技术为基础,通过构建“企业信用信息管理系统”,在市场监管部门接入辖区有效注册企业的相关登记信息的基础上,人社、商务、国税、财政、公安、金融等相关部门及时输入企业的资产、信贷、用工、违法等信息,市场监管部门再利用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全方位梳理汇总各部门上传的公示信息,打破因部门职能不同造成的数据分割现象,形成市场主体的全景式立体化数据资源视图,提高信用监管效能。

面临的困难

    “互联网+市场监管”模式将彻底颠覆传统的行政监管模式。区域管辖会被逐渐破除,数据的准确性将成为重中之重,部门间无缝对接成为必须,“跨界经营”理念必定是主导。大胆打破各部门原有职能界限,对原有的跨部门办事流程进行颠覆性创新,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人员素质跟上难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的人员基本上是机构改革前原来工商、质监和食药监的人员,大致是军转干部占30%、社会招干占20%、专业院校占20%、公考人员占20%,其他占10%。实施“互联网+市场监管”新模式,大数据运用贯穿注册登记、执法办案、信息公开等各个环节,涉及工商、质监、食药监法律法规、宏观经济管理、统计、互联网应用等多方面知识技能,对操控人员的素质要求很高。但从目前市场监管部门整体情况来看,此类人才少之又少,特别缺乏既懂计算机又懂监管业务的干部,无法为“互联网+市场监管”新模式的构建提供智力支撑。

信息公示联动难

    去年以来,随着《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的实施,市场监管部门在向社会公示市场主体信息方面取得显著成效,收到很好的社会效果。但不能回避的是,迄今为止,多地的监管数据仍存在各自为政的问题,难以自动关联,无法“全景式”呈现市场主体信息,影响了应用效果。以浙江长兴为例,2013年试点开通政府企业综合信用平台,由市场监管、国(地)税、公安、人社等十几个部门联合加强企业信用监管,向社会公布在线企业登记注册、违法违纪、经营效益等情况,目前已陆续完成一期、二期建设。从前期运行情况看,存在信息更新滞后、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部门联合力度不大等问题。特别是各政府部门协调配合明显不足。目前看来,企业信息公示成了市场监管部门一家之事,其他部门的数据严重缺失,降低了信息参考价值。

数据运用整合难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的数据系统有业务系统、案件系统、12315执法系统、年报系统、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等,再加上食药监、质监的系统,共有二十几个系统,而这些系统平台的作用仍只停留在对数据的采集和统计阶段,在互联网的运用上只停留在简单的查询企业名单、负责人、联系方式、经营范围等有限的信息上,虽然随着时间的推进,采集和统计的内容日臻完善,但是真正达到对整体数据进行有效整合、分析、评价、控制和应用的阶段,从而成为权威精准的政府决策依据、部门监管依据和消费者购买依据,还需要做大量工作,可谓任重道远。

几点建议

提高源头数据的准确性

    市场监管部门的登记注册机构、行政执法机构和企业监管机构是数据来源的第一关口,在登记注册、案件办理、年报以及抽查巡查过程中,要构建真实、准确并具有分析预测功能的市场主体综合数据库,对数据的录入、更新、修改工作进行全面规范,按照“谁监管,谁录入,谁负责,谁修改”的原则,真正做到“数出有源”,保证基础数据的真实性、及时性和准确性。同时要落实责任,责任到人,各负其责,出现人为错误则追究个人责任,并且要建立实施数据纠错机制,定期开展数据质量复查,确保问题数据在最短时间内得到修改,提升数据整体质量。

增强资源投入的针对性

    要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提高各种信息化执法装备在基层执法单位的普及率和使用率。同时确保各种基础设施便于对监管数据进行有效整合、管理与维护,并具备极佳的可操作性和安全性;加大人力资源投入力度,注重技术人才的引入和内部人员的培养,要加大培训力度,不断提高注册登记人员计算机和业务软件应用水平,提高基层执法人员调查取证、整理分析和互联网应用水平,保证信息的准确采集、及时对接和有效利用,促进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与市场监管业务的互融互通。

突出平台开发的全面性

    “互联网+市场监管”平台的开发,必须考虑4个方面的功能。服务功能。包括完善数据查询、升级下载功能,调整统计功能等,帮助相关部门进行查漏补缺,发挥优势,规避劣势,引导政策调整,指导区域经济发展。经济分析主体智能分析功能。该系统用各种统计图表形象地分析展现区域、行业、企业等的发展形势,重点强化经济主体的比较分析,体现了实用性和对比性作用。数字证书认证机制功能。由软件开发公司设计、发放给参与部门数字证书,防止数据外泄,确保系统数据的保密、安全、可靠。数据考核管理功能。对各部门共享数据的上传数量、时效性、完整性以及下载量、共享量等进行实时的统计,将各部门的数据共享工作透明化,促进部门主动提供本部门资源,实现资源优化管理。

□浙江省长兴县市场监管局 林宣锋

 

 

    (来源:中国工商报)